陳水扁總統台灣政策綱領


面對二十一世紀的未來,台灣要營造和平穩定的發展空間、建立現代化的民主政府,蛻變為具有全球化競爭力的經濟體質、創造活潑多元的公民社會、開展充滿自信與卓越積極的公民以及永續發展的生活環境。而這一切都有賴於責任政治的落實,來作為實現國家發展新起點的主體。

為掌握下一世紀台灣的發展方向,我們必須環顧當下的國際環境。當前全球化的趨勢包括:遍及全球的經濟網絡逐漸向其他領域滲透,各個生活領域均面臨來自世界的競爭;國家的管控角色漸漸淡化,中央政府與民間社會的關係由垂直從屬改為平行合作;環境生態議題逐漸成為跨國議題,也漸漸擺脫與經濟對立的角色。此外,國際政治的運作也調整到新的方向:強權朝向多極化的發展,競爭的核心從軍事層面轉化為「綜合性國力」的競爭,國家安全的重點也朝向「綜合性安全」擴散。面對新的國際趨勢及政治運作,台灣社會必須找到新的發展步調以做出回應,方能為人民帶來幸福。

面對這個艱鉅的挑戰,陳水扁總統將以成熟負責、積極改革的精神,與台灣人民一起來完成這個攸關台灣生存的歷史任務!陳水扁總統在新的世紀選擇了新的政治態度進行政治決策時的準繩。這個新的政治態度內涵表現在四大部份:其運作模式是一種由下而上的公共參與過程、它的政治內涵是一種既競爭又合作的責任政治關係、它的思考角度是一種全面性風險管理的政治態度、它的決策判斷是以民眾日常生活的實際經驗為依歸。

然而,回顧半世紀來的台灣,在國民黨長期的威權統治之下,我們的社會存在著許多阻撓國家發展的障礙。這些障礙包括兩岸敵對的發展關係與台灣的外交困境、紊亂的政治體制及充斥黑金的政治文化、殘缺的財經體系及模糊的產業政策、扭曲的社會發展及不公平的資源分配、過度破壞的環境及失當的國土規劃。放眼未來,我們必須突破這些歷史障礙,才能建構一個迎向國際競爭的國家體質,創造一個公平安全及正常的發展新起點。

陳水扁總統台灣政策綱領,是我們為了實踐跨世紀的新責任所提出的政策方向與主張!是陳水扁總統要與全體國民共同開啟全面化的國家改造,迎向二十一世紀的責任契約!我們在此許下跨世紀的五大承諾:


一、 「利益互賴」、「多邊合作」的安全網絡:
因應世界朝向區域合作與利益互賴的發展方向,與地緣政治的複雜化,未來維護台灣國家安全的工作應推動多邊多元的區域安全合作網絡。未來,台灣應在更多元的議題上發揮關鍵性小國的重要性,擴散我們在經貿自由化與政治民主發展的優越性,彌補我們在國際政治上的劣勢,增加台灣在區域事務上參與的能量。我們也應繼續維持精實強大的國防嚇阻力量以防止任何危害台灣國家安全的武力行為。此外,我們應在平等的地位上,發展務實、平等、和諧的兩岸關係促使兩岸關係的全面正常化發展。

二、 「權力下放」、「擴大參與」的夥伴政府:
政府改造的核心問題在於政府職能與角色的調整。為回應全球化與快速社會變遷的趨勢,應破除中央政府集錢與集權的現狀,將權力下放予地方政府及人民,擴大民主參與及地方自治的廣度與深度。在政府財政方面,應建立均權與均錢的中央、地方的財政劃分,公平化租稅制度,取消不合時宜的租稅優惠及補貼。此外,我們要重建起人民對政府信任感,發展效率、責任、清廉、公正的新政府,帶給社會良善的發展力量與價值觀。在下一世紀,我們要讓台灣的政府變成人民、社區、社會的合作夥伴。

三、 「科技創新」、「透明競爭」的知識經濟:
穩定安全經濟體質的核心問題是如何促使政商關係正常化,及提高產業與經濟競爭力。金融改革應建立監管安全機制,設置風險管理與預警系統,強化公平機制與資訊透明促使政商關係正常化。產業發展以建立科技創新,以資訊及知識為本的產業政策,穩健地進行貿易自由化、積極協助產業創新與科技化,際續支持教育發展培育優秀的技術人才。此外,我們強調台灣中小企業的發展,要促進有特色的地方產業,加強國際行銷能力,並輔導失去競爭力的產業轉型,減輕產業結構調整的成本。政府應致力於經競爭環境的透明化、行政效率的提升,及完善基礎建設,以提供產業發展的優良環境。

四、 「公平尊嚴」、「活力自信」的公民社會
社會改革的核心問題在於如何提升人民素質、建立人民自我的主體性、保障個人發展的均等機會、及建立活潑多元且充滿自信的公民社會。我們的教育政策要能夠培育獨立思考、創意靈活的國民;我們的社會福利要能夠保障國民的生活並且對人民素質進行積極的社會投資;我們的勞動政策是要創造勞資協同發展的產業競爭力;我們的家庭政策是以兩性平權為前提,使家庭成為每個人發展的園地;我們的社區政策是要以文化發展為起點,重新形塑台灣新文明的價值觀、學習認同自我和土地,以及公共事務的參與。未來的台灣社會將是一個民主而進步的社會,公民一致享有均等機會、普遍擁有創新活力的新風貌。

五、 「生態永續」、「環境安全」的生活空間
環境品質的核心問題是如何保證經濟產業發展以及人與生態環境間的和諧共存。產業結構調整應兼顧符合環境永續發展的標準,適度與國際生態保護的潮流相融合,鼓勵發展低耗能、低耗水、低污染,及高附加價值的產業。推動環境稅、提供經濟誘因,追求產業與環境保護互蒙其利,創造產業綠色競爭力。同時,擴大民眾對環境保護與生活空間品質問題的參與,建立協商的民主決策機制,強化環境影響評估的運用層面並徹底落實,進行國土規劃建立公平、合理的土地管理計畫,實現均衡與生態永續發展的和諧空間。

二十一世紀是台灣關鍵的年代,陳水扁總統在謹慎審度世界發展趨勢以及國內外情勢後,提出了我們國家跨世紀發展的新願景與政策方向。我們須要全體台灣人民的再一次支持!







台灣之子節錄 生命中的成長與力量 貧窮是難得的禮物


每一個人生命中最初的夥伴,當然是家人。每一個人的成長,也被家人所影響,然後是朋友,接著是同學、同事,以至於社會的人群和整體的環境。
一九五○年農曆九月,我出生在台南縣官田鄉西庄村的一間簡陋瓦厝裡,父親陳松根,母親陳李慎。
父親的學歷是國校畢業,但在當時的環境下,邊唸書還要邊工作,實際上他能去學校讀書的時間,應該不到三年。母親只念到國校三年級就中輟去工作;因為外祖父他們的觀念認為,女孩子不用讀太多書。那是整個時代的現實和限制,他們沒有機會受教育,所以他們也沒有機會可以改變出身的階級,很難脫離貧窮。
父親為了家庭,任勞任怨,從不挑剔工作,受雇到山上噴農藥,一噴好幾天,忍受著刺鼻的農藥,他都無怨尤。
他一生勞苦,辛勤過度,再加上噴灑農藥時沒有戴口罩,我想這些原因都造成他早年去世。那是個貧窮、匱乏的年代,人們活在限制裡,載浮載沉。
記得小時候,看他每天出門上工,連過年也沒得休息,忙完了外面的農作零工,他還要照顧向別人租來的一分多農地。可是人窮志不窮,父親操守非常的好,他替老闆管帳,一分一毫都不馬虎。那是他待人處世的原則,也是貧窮中的自律與驕傲。
父親的腳踏車橫桿上加裝了一個椅墊,我最喜歡坐在上面,讓他載我到處走。一直到念小學,已經長得很大了,我還是喜歡坐上父親騎的腳踏車。
雖然父母親識字不多,但是在我心中留下一個永遠的典範:他們保守、木訥,不會說好聽的話,更不會像現在的父母會用擁抱等肢體動作表達親情,但是他們關心自己的孩子。特別是在我求學的過程中,他們讓我能夠專心念書,儘量不讓我花太多時間幫忙做事。在他們心目中念書是一件「有出息」的事,也是一種機會。
我想,父母對待我的方式,也深深地影響了我。長大後我也和他們一樣不是特別善於言辭,每次要表達意見和看法,總是直截了當,不會停下來,想想如何修飾言辭,把話講得更漂亮。這種直腸子的個性,一直到今天都保留著,也算是另外一種﹁遺傳﹂吧。
比起同年齡的孩子,我做的家事算是少的,但是拾稻穗、撿地瓜等,還是不可免。特別是每年夏季,家前面的曾文溪溪水暴漲,隨著大水而漂下的芒草、枯木特別多,我們總會去撿枯木回來當柴火。因為爛泥鬆軟,加上扛著枯木的重量,常常一不小心半個身體陷在爛泥之中。長大以後,回頭看自己當時做的事,實在是很危險。但家裡需要柴火,能幫上父母的忙,心裡還是感到很充實、驕傲。
我常常回想起父母對我的身教。譬如撿地瓜,我和母親,總是在別人犁過田之後,等地主把大的地瓜挖走,我們再去撿他不要的那些小地瓜。小時候不懂事,當時也會想,為何不在犁田前就先去挖,但是母親告誡我,這樣就是偷竊,萬不可行。這樣的影響之下,我們家裡雖然窮,幾個小孩都不曾偷過任何東西,知道﹁苟非其份,一文莫取﹂。這也是我從政之後,打擊貪瀆、特權不遺餘力的原因之一。古語說﹁竊鉤者誅,竊國者侯﹂,意思是說在社會不公不義的時候,偷了一個髮鉤就要被殺頭,反而那些貪贓枉法的政客,偷了整個國家,反而封侯。台灣現在真的變成這樣了,少數一些人,巧取豪奪整體國民的財富。倘若我們什麼都不做,順其自然,以為可以﹁俟河之清﹂是不可能的;我們必須行動,這也是我力主﹁終結黑金﹂的心路歷程。
在那個貧窮的年代,台灣的女性也非常辛苦,既要勞動養家,又要照顧孩子。我印象中很深刻的,就是母親揹著我到田裡,在工作前,她會在地上挖個洞,把我放進去,免得我亂跑發生危險。等到要回家時,她再來帶我,那時她已工作得滿身大汗,被揹在母親背上的我也跟著衣服都溼了。
家裡有四個孩子,收入又有限,在我工作以前,家裡的經濟是入不敷出的,寅吃卯糧是常有的事。欠別人的賬和利息都寫在牆上,那一面牆,永遠寫滿了粉筆字,寫了又擦,擦了又寫。雖然家裡那麼窮,父母親還是借錢讓我讀書,我也一直告訴自己、告訴他們,我一定會賺錢還清債務,替家裡快倒塌的房子改建新屋。
家裡這麼窮,沒見過世面,這也是為什麼日後,我剛執業律師,把別人贈送的烏魚子,左看右看,以為它是木瓜乾。
回首從前,如果不是因為受了教育,自己的一生,會完全不一樣。在當時,教育就是機會,尤其是窮人的機會。因此受教育的機會必須均等,這應是社會最起碼的公平之一。所以對於台灣越來越高學費的高等教育政策,以及昂貴的學齡前托幼教育費,我非常不以為然。孩子是台灣的未來,更是家長與社會的希望。栽培孩子是社會全體甜蜜而有意義的負擔,不應是個別家庭的壓力或貧富之間的惡性競爭與淘汰。尤其在全球化的今天,資訊的處理、知識的競爭更是激烈。知識就是機會,知識就是財富,知識就是未來,我們必須讓每個人受教育、有知識,不論貧富階級。這也是為什麼我提出﹁知識台灣﹂這個願景的初衷。
做為一個佃農和貧戶之子,我對父母從無抱怨之心,他們給我受教育的機會,我也憑著自己的意志和努力,開創出一條人生的路。因此貧窮對我而言是一種禮物。因為這樣的出身,使我從小就知道要努力、要打拼、要靠自己。
今天的台灣經濟奇蹟,不就是一個又一個和我一樣的人,從無到有,奮鬥而成的嗎?在各種壓力和限制下,台灣依然昂首向前而行。從下而上的力量,是一種強韌的力量,是一種生命的力量,尋求機會、堅定意志、突破困局,完成別人所認為不可能的成績。
我相信台灣必能成功。因為台灣有著無數和我一樣,由下而上、奮鬥不懈的人。這也是我們對台灣始終充滿信心的原因。

阿扁台北市政府執政經驗

台灣國際資訊有限公司